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三十五

时间:2021-11-20 18:29:35 来源:斜视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益西彭措上师

五、奇哉金刚情分二:(一)师尊爱我如宝珠;(二)胜解恭敬清净观

(一)师尊爱我如宝珠

托嘎堪布是不怎么喜欢有活佛名称的人,但对法王却开玩笑地说“我的宝贝活佛”,而心现出极为欢喜的情态。并且不止一次地数数说道:“要是有一个所谓的活佛,那一定是这样的。”法王的道友老喇嘛贡秋丹增亲自听闻此话,我是从这位老人的话语里听来的。

据说一般来讲,托嘎如意宝不是那么喜欢具有活佛名称的人,但是对于法王上师,常常就会开玩笑这样讲,“我的宝贝活佛、我的宝贝活佛”,现出心极其欢喜的相。而且,他不止一次,常常会说:“如果有一个所谓的活佛来了,那决定是这样子的。”

那个阶段中,法王食不饱腹、衣衫破烂,因此,僧裙破烂也没出现针线缝补等,只是在有洞的那些地方扎上一个结照样穿上。托嘎如意宝见了后说:“哦!所谓的新龙索甲上师是个大伏藏师,所以他有很多惊人的伏藏品,我的宝贝活佛是他所化现的,当然咯,他的裙子的结里会有很多伏藏品埋藏吧。哎呦!这样说不对,要是被巴琼夏格玛家知道的话,会给我的活佛找麻烦哦。以前,索甲上师有一尊很稀有的邬金莲师圣像,就是从巴琼夏格玛的地里保密地取出,而供养了嘉瓦仁波切的。”有说诸如此类的一些内心欢喜的玩笑话。

在那个阶段,法王还是显现有一段很清苦的日子,常常肚子吃不饱,衣服也常常是破烂的,所以,那个时候上师穿的裙子是破的,也没有用针线缝补等等,有好多都是洞,然后他就打个结那么穿。托嘎如意宝见了以后就说:“哦!新龙索甲上师那是大伏藏师,他有好多惊人的伏藏品,我的宝贝活佛是他的转世,所以他的裙子结里会装很多的伏藏品吧!阿拉阿拉!不能这样说,不然被夏格玛家知道的话,会给我的活佛找麻烦。从前,索甲上师是在他家里悄悄地取出一尊很稀有的莲师像,供献给土登嘉措尊者。”等等。就像这样,上师很欢喜,所以就会说这些玩笑的话。

这些外在的表现,是上师对弟子有很深的欢喜,见什么都看成是珍宝一样的法子,有很深的期许。

(二)胜解恭敬清净观

曾听到法王讲课顺带所说:“华智南卡晋美曾对我说:‘托嘎如意宝是你多生累世有业缘的上师’,有这样的情况。正如此说,似乎是有个宿生甚深的业愿联系,仅仅是见到,就如同水乳交融般。不但如此,从我依止这位上师以来,就像晋美嘉维尼固依止持明晋美朗巴的行传那样,连不欢喜斜视一眼的因,这么一点也想不起自己有做过。凡是做什么,都以见为善妙的胜解与敬重,乃至讲一个玩笑在内,都认为有此种彼种的必要,而仅仅认知为教授。

法王在讲课的旁述里说道:

从前,华智南卡晋美(这是华智仁波切的化身,他具有能知过去的智慧)曾经说:“托嘎如意宝是你生生世世有业缘的上师”。这就像当年玛尔巴与米拉日巴那样。所谓的“业缘”就是有宿缘,人不是一世,缘在从前就结过,那么宿缘有深有浅,这是深有宿缘。或许是过去有过很深的业和愿的关系。“业”就是彼此之间曾经有业的连接,如果我对你行过善,就是有恩,我对你造过恶,就是有怨,诸如此类是业。然后“愿”,彼此发愿,比如师徒关系要常常不离,或者发愿要如何摄受、如何依止等等,这些就是誓愿。

因果不虚,由于有这样的业和愿很深的关系,仅仅是一见到,心境就像水和乳融在一块儿一样。水和乳融合的时候,完全是我入到你中、你入到我中,中间没障碍的,极其融合,这也就是愿。如果有这样的深缘,那上师的加持可以直接地入心。金刚乘的关键就是靠师父、信师父,以信心和恭敬在全分相应的时候,那真实的佛法就已经传过去了。那样在一念间就能彻见本性,一念间能见无量诸佛,一念间就能显现无量法语。

不但是初见时,心与心极为融合,而且,在后来依止的多年当中,就像晋美嘉维尼固依止持明晋美朗巴的行传那样,一切处都是做令师欢喜之事。法王说,“让上师心不欢喜,眼睛斜视一次的行为,就这么一点,我也想不起来有做过的。”因此,这是依师的大典范,从始至终完全以信心和敬重的意乐,以三种供养的加行,处处做令师欢喜之事。因此,所做过的一种让师父不欢喜,因为自身的一种颠倒的心、自私的心、傲慢的心、狐疑的心等等,以这些起的各种的违背、颠倒、轻视等等的这些行为,一点都没有。因此,在这个缘起上,是非常圆满的。

再者,凡是所做的一切,就是无论上师说什么、表现什么、心中想什么,身口意一切都是三金刚,那都是法身如来应着这个世界的因缘,他用一种同类的身、语、心,或者他要随缘而现的这所有的一切,都是法身如来的妙用,所以,都把它见为善妙,有一种“一切都见为善妙,都是最好的,都是法身如来的智慧的妙用”这样的大胜解和大敬重。下至开一个玩笑在内,就认为,这一定是有这样的必要,唯一认识为是一种大教授。

“胜解与敬重”,那这样说的就是真言、就是圣教,这个心出来的就是五智的表现,无论是怎么样子行住坐卧、嬉笑怒骂,全是法身的妙用。这是一种不动摇、无可夺的高度的胜解。上师无论示现什么病行,就是颠倒行、疯癫行、贪嗔痴行等等,连这些也全部都是应着多贪众生现贪,应着多嗔众生现忿怒等等,就像这样见为善妙。“敬重”,这是一个大智慧现前的,不是一种邪的眼光:“这个很邪、这个很坏,这个有烦恼,这个恐怕不是吧……。”这是一种邪见,然后发生一种轻慢、不尊重的心,那个就是大过失。但是法王没有,一切上师的示现,也就是说什么、表现什么,慈悲也好,贪嗔也好,或者身体怎么样的运行,都知道这是法身应着缘,在我们的世间里现的相,那哪里会有不好呢?哪里是一种无明烦恼所出来的呢?不是的。这样就见到一切都是智悲力的表现,叫做“见为善妙”。然后,对此有一种无法引转的理解,这就是大胜解;对此都认为是给我施大恩德、给众生作大利益,是这种大敬重。

下至开一个玩笑,也不是像一般凡夫一样的,傻乎乎地开玩笑,或者想舒畅一下心情,或者他还是有点颠倒开玩笑,不是的,这样的智慧上师,他哪里会是一种颠倒状态来说呢?所以,一个开玩笑的确是有必要的,是一个极大的所为。一个开玩笑,能让无数的人生起善心,或者安住在佛法上,或者引到道上来的,或者结上很好的缘等等,一定有这样那样的必要。这么样认为的话,就是真实的清净观。一切都是如来的游戏,一切都是智慧的妙用,一切都是利生的方便等等。那么像这样,认为这就是一个殊胜的教授。

再者,手摩于顶、互碰头额,而多日间心中明显有个充满欢喜的状况出来。从我自身来说,对于上师连一刹那也未生起执他为普通人的心。尊者持戒清净,又特别注重圣法戒学的行持,拿这些情况来衡量,我想如《入中论》里宣说第二菩提心阶段中所明示的那样,是一位安住第二地的菩萨。再者,从师尊奉行最后的事业时,开始出现大圆满教典中所说的那些妙相,由此,我生起了真佛之想。”

法王又说,上师的加持是不可思议的,每当上师的手摩在我的头上,或者上师非常慈悲,跟我行碰头礼,额头相碰的缘故,好多天里面,心处在一种充满快乐的状况中,明显地有一个开心的状态出来。这个就叫做“欢喜充满”,那个加持进去了以后,他的心就开了,这个就是非常具热量的加被的力量,是这样子的。

法王说,从我自己心里的观念来说,的确对于这样的至尊上师,我从来没有一念生起过“他是普通人”的想法。根本心里不会计著“啊,这个是一个一般的人”,一念都没有生起过。

而我那个时候是这样观察的:师尊他持戒极为清净,而且对于圣法戒律的戒学是特别注重来行的。从这些情况来衡量,我当时的想法,他就是像《入中论》,说明第二胜义菩提心状况的那个阶段里所描述的那样,二地菩萨自身如满月一样,他散发清凉的光辉,给大地带来吉祥。那么这样的二地菩萨,他的持戒是非常清净的,对于十不善业,乃至梦中也一点点造作都没有,连等起都没有的,这就是持戒清净。再者,他注重戒学,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,说净戒胜过神通,一定要在四根本和十三僧残上面护戒清净,要注重因果等等。像这样,一个二地持戒菩萨清净的光辉,影响到整个的道场,使人们都簇拥着他,被他的戒行所感的时候,都这样自然地注重持戒。那么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,他应当是安住第二地的一个大菩萨。

法王说,后来我的观念提升了。也就是,正如诸佛来到世上要次第示现十二种稀有的事业那样,当上师最后奉行示现涅槃的大事业相时,从那开始,就现出了大圆满教典中所说的那些大的成就相,那个时候,我是真正地生起了上师是真佛的想法。

六、不为衣食但为法分四:(一)度过危机;(二)逃离恶缘;(三)驱逐和受请;(四)放弃经忏,随缘过活

(一)度过危机

第一年的冬季,由于至尊上师自己的房子不具备,有一个叫“嘎才”的老喇嘛做了帮助而挖土,并且建了一个有顶棚那样的一个院墙,然后在那里住的。

到江玛道场第一年的冬天,法王没有自己的房子,所以有一个叫“嘎才”的老喇嘛来帮助挖土,而且,当时做了一个外面有土围墙、上面搭个顶棚的简陋的住所。

那个时候条件就这样,不是有个成形的好房子,没门没窗,只是围个土墙,上面有个顶棚可以遮挡风雪,可见当时生活的艰苦。

法王说:“那段时间,遇到一个据说是当地某个大喇嘛的管家,所以就向他讨要少许食物,但是除了三碗奶渣,其他什么也没给,所以在我们两人的心中,认为‘一个名人大家,也是仅此而已的话,一般人更不必说了,所以,我们会在这石渠饥饿干瘦而死吧’。但是过了些天,去了一个众人集聚处的地方,看到分发时,每人都有一份十多斤的酥酪糕,就觉得‘如果这样,在这地方根本不会有饿肚子的’,也出现了这样的想法。”

那个时期当中,跟当地叫做某个大喇嘛管家的一个人相遇了,看到他是有头有脸的人,就向他讨要少许食物,但只是给了三碗奶渣,其他什么也没给。所以,当时法王和土巴两个人心中就想:“像这样的大富名人,也只是给这一点的话,那普通人就更不必说,我们待在这石渠地方,看来只会这样没吃、饿得皮包骨头死去吧!”但是没过两天,情况有好转,我们去了一个出家众人念经聚会的地方,那里在分发东西的时候,见到每个人头上可以分到十多斤酥酪糕。法王说,那时我起了这样的想法:“若是这样的话,那在这里就根本不会饿肚子的。”

这里要知道,一个修道人由于往世的业缘,常常会遇到生存的危机。当这些出现的时候要修安忍,不要一遇到的时候心里就打退堂鼓,认为这个太苦了,干脆就算了,这样会断绝法缘。它本来是很正常的,因为我们都是业在支配,什么时候出什么都不是随自己的想法,所以有苦一阵乐一阵的,但是,当出现苦的时候就放弃的话,那就出现大的违缘了。在这个苦过后,马上就又出现晴朗的天空,所以安忍很重要。

(二)逃离恶缘

那段时间,有一个附近住的牧民去世,主人为了给亡者修福,邀请法王去念大藏经。在那里做经忏师而在安住的期间,那家有个正值韶华、面容姣好的女儿,那姑娘心很贴近,显示出思慕的神情。法王说:“我见到时,忽然间恐惧紧张起来,不忍心这个贤良淑女为欲煎熬之苦,而且,自身上依如此之缘,也可能发生恶名的口实和罪业,因此,心里认为‘到了速速从此恶缘中逃离的时候了’。思惟后,就借口一个其他事情,执意要回。主人再三挽留不住,最终送别,而忽然返回了江玛道场。”

这段时期里,附近有个牧民去世了,主人为了亡者种福,就邀请法王在内的一些人去念诵大藏经。这是藏地一种佛教风俗,在亡者去世后,念大藏经给他修福追荐。在那里做经忏师而安住的时候(因为念大藏经有好多天数,那么在那里要待一段时间),那家的女儿正值青春妙龄,就是最年轻的时候,而且面容姣好,这个姑娘跟至尊上师心很贴近,现出思慕的姿态。法王见到这种情形,忽然之间生起一个莫名的恐惧和紧张,心里不忍这个贤良的淑女,她这样地受一个爱欲煎熬的折磨,对于她受这个苦于心不忍。再者自己想:“我依这样的缘后,会是一个发生恶名的根源,或者说会以此成为非称誉的口实。再者,这样很容易落入杂染缘中发生罪业。”所以,当时心里就认为:“现在到了快快从这恶缘中逃离的时候了。”这样考虑以后,借口还有其他的事情,执意要走。主人再三挽留,最终也只有送别,这样就忽然返回了江玛道场。

(三)驱逐和受请

另有一次,法王本人受邀参加绰匝上方一户人家举行的四十九天佛事,几天过后,施主家说:“你不作灌顶,念的话也听不懂,所以现在您可以回自己的住处了!”说完便把法王赶出了众人行列。大堪布托嘎仁波切听到这些话后,说:“绰匝上方的人真是不认识宝中宝,我不知道那家人还能请到哪个比他更好的。”而后,作训诫说:“请他到亡者枕边的话,对亡者绝对无欺,我可以保证。你们不要看穿着好赖,对亡人的利益才最重要,不是吗?”法王从前的道友贡布说:“感觉从那以后,巴特地方上有人过世时,去邀请法王的人很多。”

还有一次,法王也是别人叫,到绰匝上方一户人家家里,要办四十九天的法事。过了几天,那个施主家就开口了:“你也不作灌顶,你念的话也听不懂,所以您还是回自己的地方,可以了!”这样说后,就把法王从大众的行列中赶出来了。当时法王是说色达话,一些石渠人听不懂,所以他们就这样子处理掉了。

这个话被托嘎如意宝听到,老人家说:“绰匝上方的人不认得宝中宝,我不知道他们家还能请到一个什么更好的。”这样子作教训。然后又下教令,说道:“如果能请他到亡者的枕边,绝对不会欺诳亡者的,我可以保证。你们不要看穿着好赖,能利益亡者才是最重要的,不是吗?”

“从那以后,巴特村里的人去世,感觉请法王的人很多。”这是由法王的道友贡波说的。

这里看出,当时法王也是衣衫褴褛,而且,说这样的话听不懂,所以俗人只是看外表、看场面、看声音等,他们也难知道真正宝中宝的内在的证德。

(四)放弃经忏,随缘过活

那个阶段,法王心里认为:“像这样继续去作俗家经忏的话,虽然能得到好的生活保障,但是会有出现持戒所遮止处的违缘。不但这样,而且来道场的目的是闻思求学,如果散逸在信财来源的俗家,以念仪轨而虚度时日的话,实在可惜。从那以后,不再为了衣食而四处游行,生活就如同小鸟们只寻求当日之食一样随缘而住。”

那时在法王的心想当中认为:“如果再继续按这样子去到处念经的话,虽然能得到好的生活保障,但是,将会成为持戒的违缘(也就是跑东跑西,总有一天出问题,就会在这些杂染缘里触犯到戒律要遮止之处)。再者,来道场的目的就是闻思学法,如果心一直散逸在这些信财的来源上虚度时光,那就太可惜了。”这样想后,从那以后,再也不为衣食而四处游走了,生活就像小鸟们那样,只取当日之食,过后不作考虑。就像这样,开始住在不求衣食名利,心依于法、法依于贫的清净的状况中。

要知道,欲界就是饮食男女两件事,所谓名利、男女,就修出离行的行者来说最需防范,因为动不动就陷落到生死的坑里,作了生死的增上缘,尤其在欲的方面就会陷入到下界。如果有四谛缘起上的智慧,就会时时提防,因为这些就是险人坑。为衣食、为名、为男女,这是修不了解脱道的。

当时法王示现面对这个情形,马上就生起明见的智慧。看到这个姑娘很可怜,因为她起了爱欲之心,假使不脱开的话,那当然有境就会越来越增上爱欲的,她会越来越严重地深陷在情欲煎熬的折磨当中。再者,就自身来说,这种情形有可能会带来很多的谣言蜚语,落下口实。再者,有可能会发生一些罪业。当时正念现前,而想到要速疾抽身、逃出。

再者,念经的生涯,也感觉逛来逛去、到处这边念那边念,看起来也好像人们信任,念念也利益亡者,是一个利他的事情,或者说有所功德。然而比较而言,求道是根本,虽然这能解决生活问题,但是从多方面考虑,一来这样这儿跑那儿跑,跑来跑去要出事,在杂染缘里,身不由己就落入到一些违缘状况里而出现违犯。再者,以次充主会失掉闻思学法的重点,后者是重要的,假使以次破主,那是非常可惜的。以此抉择以后就想,一个出离行者,应当像鸟一样地生活。那些小鸟们,能够取得当日之食就不想第二天的了。或者像乞丐,对未来不做什么计划。这样子就完全地放下,不再为衣食、为享受,遇到什么就过什么,这样子才能清净地学法。

思考题

1、托嘎如意宝对法王有怎样的欢喜之情?堪钦的那些玩笑话揭示了法王的哪些德相?

2、法王与托嘎如意宝的宿缘如何?以此仅见面就出现了何种状况?

3、法王依止托嘎如意宝时:

(1)从始至终依止的状况如何?

(2)具有怎样的胜解与敬重?具有怎样的清净观?

(3)得加持的情形如何?

(4)从过去到后来法王对上师的看法如何?

4、我们应如何随学法王来如理依师?

5、法王求学时遇到生存危机又度过的情形如何?

6、法王在作经忏期间,遇恶缘并逃离的情形如何?

7、法王作经忏被驱逐以及受邀请的情形如何?

8、法王出于怎样的考虑而放弃了作经忏?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一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三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四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五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六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七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八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九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一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二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三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四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五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六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七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八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十九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一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二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三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四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五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六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七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八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二十九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三十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三十一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三十三)

《圣者法王如意宝广传》(三十四)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yssko.com/jbzs/12235.html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 | 合作伙伴 | 广告合作 | 服务条款 | 发布优势 | 隐私保护 | 版权申明 | 返回顶部